“我”在吳哥古跡修文物:中國人承擔核心王宮遺址修復

2019-05-18 作者:admin   |   浏览(62)

“我”在吳哥古跡修文物:中國人承擔核心王宮遺址修復


茶膠寺二層台西北角及角樓修復後。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供圖 圖片來源:新京報

“我”在吳哥古跡修文物:中國人承擔核心王宮遺址修復


茶膠寺廟山五塔修復過程中。國家文物局供圖 圖片來源:新京報

  金昭宇的安全帽仿佛是他的名片,他在“工地”上幹活的時候,經常因為這頂帽子被人認出來。

“你是中國人嗎?為什麽在這裏?”別人問他。

透露身份的安全帽上印著9個漢字——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金昭宇是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的文物保護工程師,一名專業文物古跡保護工作者。

問他的人是中國遊客,“這裏”是柬埔寨吳哥古跡

  吳哥古跡重生故事裏的中國面孔

  中國工作隊參與吳哥古跡保護國際行動26年,已承接最核心的王宮遺址修復項目

  2011年開始,金昭宇進入吳哥古跡保護中國工作隊,介入茶膠寺保護修復項目。他每年要在炎熱的暹粒工作長達數月,皮膚曬得黝黑。

  這批中國“文物醫生”為茶膠寺開方祛病,讓它重新健康地挺立在吳哥古跡文物叢林中。

  吳哥古跡保護國際行動起步於1993年,中國是最早的參與者之一。26年來,中國已經先後完成周薩神廟、茶膠寺兩個大型保護修復項目。去年,吳哥古跡最核心的遺址——王宮遺址的全面保護修復,也交給了中國工作隊。

  來自長城與故宮的家鄉,中國的文物保護工作者帶著中國文物保護理念和技術,讓“高棉的微笑”在吳哥古跡重新顯現。

  吳哥古跡從雨林中重現

  雖然從2011年就開始研究茶膠寺,在圖片和視頻中無數次看過這座石頭廟宇,但當金昭宇2013年第一次站在茶膠寺腳下時,那種震撼依然“無法用言語描述”。

  茶膠寺是吳哥古跡中最雄偉的建築之一,用石頭層層累積,構造出高達45米的“廟山”。寺廟須彌壇頂層的五座高塔用硬質砂巖建造而成,陽光照射下熠熠發光,十分獨特。

  “城皆疊石為之,高可二丈。石甚周密堅固,且不生雜草。”700多年前,另一個中國人就曾描述過吳哥王朝用石頭建城的風格。

  公元1296年,元成宗元貞二年,元朝派出使團出訪真臘國(柬埔寨古稱)。使團從永嘉(今溫州)乘船出海,順風南下,其中有一個約略30歲的當地人,名叫周達觀。

  史書沒有記載真臘國,更沒有人為周達觀這個小人物作傳。但在柬埔寨生活約一年後,周達觀寫出一本《真臘風土記》,數百年後傳入法國,讓歐洲人首次得知吳哥古跡的存在。

  吳哥古跡被世界“發現”,始於19世紀60年代法國在印度支那地區殖民體系的建立與擴張時期。法國人在原始森林中發現了吳哥古跡,繪制出主要遺跡分布圖,並將一些寺廟從草叢中清理了出來。

  在柬埔寨北部暹粒省方圓400余平方公裏的熱帶叢林中,40余組建築及數百座單體建築遺構的輪廓逐漸清晰。這就是吳哥古跡,古代高棉帝國最繁盛王朝的遺存。

  1992年,吳哥古跡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當時柬埔寨內戰甫歇,經過500多年的荒廢和多年戰爭的影響,吳哥古跡已處於瀕危狀態。

  柬埔寨求助於國際社會,1993年,柬埔寨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拯救吳哥古跡的國際行動。

  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國際文化遺產保護行動,就此拉開大幕。

  “可逆”修復方案為未來留空間

  古代柬埔寨沒有修史傳統,《真臘風土記》成了輝煌的吳哥王朝最具價值的記錄。今天來看這本書很有意思,周達觀近乎以一種科普的態度,白描他所見到的柬埔寨都城。

  全書分40個詞條,將吳哥王朝分解為城郭、宮室、服飾、三教、語言、爭訟、貿易、耕種、山川、軍馬等等,一一介紹其地理風土、政治制度、社會風俗、經濟產業、奇人異事。

  金昭宇和同事們都細讀過這本僅8000余字的書。700多年後,周達觀的同胞們帶著這本書,試圖在斷壁殘垣之上重現他所見過的景象。

  在廣闊的吳哥古跡遺址群上,如今活躍著20多個國家的保護工作隊,中國是其中之一。在吳哥,各國都在“比著幹”。

  在這個競技場上,中國堅持的修復做法,逐漸得到ICC專家組認可。

  茶膠寺屬於吳哥獨特的廟山建築類型,建築整體前傾,這導致建築中最先坍塌的總是屋頂兩側的山花和承受巨大壓力的門柱。

  為了預防坍塌,中國工作隊選擇用鋼筋將山花箍緊,對門柱做外部鋼結構加固,相當於用鋼材將這些部位“攔腰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