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國寶歸家 山西一年追繳文物12417件

2019-03-24 作者:admin   |   浏览(184)

讓國寶歸家 山西一年追繳文物12417件


(圖為:國寶“獸形觥”)

  3月11日,山西省公安廳發布,山西在今年前兩個月追回5259件文物。目前,這批珍貴文物在山西博物院對外展出,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文物專家和觀眾前來觀看。

  “要想富去挖墓,一夜能成萬元戶”是上世紀80年代流傳甚廣的順口溜,在巨大經濟利益刺激下,山西古墓葬密集地區盜掘行為猖獗。

  2016年,不法分子使用炸藥對山西酒務頭墓區進行盜掘。等到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對墓區進行搶救性發掘時,考古人員的滿腔期望變成了沮喪、絕望和憤怒。酒務頭墓地聯合考古隊工作人員張博回憶:“我們開展工作時,發現五座大墓有四座已經空空如也,現場只殘留了一些當時盜墓者打碎的陶片和青銅殘片,給考古和歷史研究帶來了不可逆轉的損失。”同年9月,山西邱家莊墓區在當地特設文物犯罪偵查大隊,在24小時不間斷巡邏、保安駐地看護、監控密集安裝的全面圍防下依舊被盜……暴利驅使下,盜墓行為越來越團夥化、專業化、武裝化,導致文物犯罪調查工作困難重重。

  去年年初,山西省公安機關部署開展為期3年的打擊文物犯罪專項行動,采取異地用警、指定管轄等舉措,截至去年底,共破獲文物犯罪案件694起,追繳文物12417件,其中一級文物72件,二級文物140件,三級文物537件,追繳文物數、破案數、抓獲犯罪嫌疑人數均超過前8年之和,對全省文物犯罪活動形成了強大的法律震懾。

  山西省運城市聞喜縣是地下文物資源大縣,此次專項行動中追繳回了商代獸型觥、獸面銜鳳紋銅镈、晉公盤、鳳鳥紋銅尊、鳳鳥紋提梁卣等國家一級文物。為了追回文物,由山西省公安廳抽調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精幹警力組成的專案組日以繼夜地奮戰。回憶文物追繳歷程,專案組組長張勇告訴記者,被跟蹤、盯梢,威脅電話,甚至是高速公路上制造車禍……調查伊始就困難重重,難以接觸到真相。經過反復調查,專案組意識到有內部人員在充當文物犯罪行為的“保護傘”,於是,決定先將刀刃向內,割除自身毒瘤,推動辦案工作順利開展。順著繁雜的線索不斷深挖,半年後,聞喜縣公安局原副局長景某和17名涉案民警、輔警、職工被先後“挖”出,因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盜竊古墓葬行為被抓獲。

  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後,為了追回更多被盜文物,專案組民警咬緊牙關:“一定要追回來!”民警段林輝在夜間追擊盜墓者的過程中從3米高的土坎上失足摔落,由於持槍無法用手臂撐地緩衝,段林輝4根肋骨被摔斷。以流血流汗不流淚“硬漢”自居的張文濤回憶起最艱難的辦案過程也不禁淚流滿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歷史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員吉琨璋說,有一次在對古墓進行搶救性挖掘的時候,猖狂的盜墓者夜裏來搶已出土的文物。當地民警端著槍蹲在墓外的玉米地中與盜墓者對峙,最終將其趕走……

  在反復與犯罪分子的周旋中,一些民警也學習了很多文物方面的專業知識,工作需要時扮成文物販子,與“圈子裏”人交往,掌握了不少關鍵線索。

  被盜文物普遍存在轉運快、銷贓快、出境快的現象。雖然犯罪嫌疑人被抓獲,但一旦警方在追蹤的路上慢一步,文物很快就被轉手到其他地方。民警任寶申告訴記者,為了追回鳳鳥紋銅尊和鳳鳥紋提梁卣,他們四天三夜不眠不休,多次駕車往返於京、魯、陜等地,風餐露宿、輾轉萬裏,最終破解犯罪分子頻繁變更交易地點、臨時改變車牌號碼等伎倆,在交易現場截獲文物;為了追回3件獸面銜鳳紋銅镈,民警循線追蹤,在發現文物已賣給香港買家後,立刻趕赴香港開展工作,由於沒有執法權,他們通過愛國感召、政策攻心和友好人士斡旋等方式,最終買家將文物帶到北京、交還山西;為了追回青銅方鼎,民警反復與因大雪關閉的高速公路收費站溝通,迎著大雪趕路整整兩天……雖然這幾次都成功追回了文物,但更多的時候,他們為了一條可能的線索連夜趕路、萬裏追蹤,幾番調查最終卻失落而歸。

  專項行動開始後,這樣的專案組遍布全省各地,省、市、縣、鄉、村五級聯動,全警齊參戰。在全省公安機關的努力下,一個個案件塵埃落定、數百個犯罪團夥落網、一件件文物順利回家。自2018年5月以來,山西省保持了盜掘古墓葬犯罪“零發案”。

  追繳回來的文物都被送往山西博物院進行清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韓炳華表示,從追回來的涉案文物時代看,從商代一直延續到了明代,幾乎涵蓋了中華文明進程的每一個時代。尤其是青銅器,精美器物貫穿了整個青銅時代,基本覆蓋了中華文明發展的核心區,就像一部縮略的青銅歷史。為增強全社會守護歷史文明、保護文物安全的意識,山西省公安廳在山西博物院舉辦了“國寶回家:打擊文物犯罪成果宣傳”大型展覽。展櫃中除了完整、精美的文物外,也擺放了部分殘缺的青銅鼎。“這是犯罪分子為了方便從墓穴裏運出,故意打碎的。”山西博物院副院長張慧國說,看到這些文物的觀眾都感到非常震驚和惋惜。